TOP 打造:情爱怪谈 ZT

作者:TOP ========= 这世上,无数平淡无奇的面孔下面,隐藏着多少离奇怪诞的故事。 我们已经越来越难以被情感话题所打动。电视里有戴面具出镜的真情告白;报纸上有一天一期口述实录;电台中有午夜直播热线;就更不用提网络BLOG上,那些争先恐后要展现隐私的大众。无论社会如何进步,小道新闻总是会和蟑螂一起生存下去。只是传播形式从街头巷尾的一次次耳语,演变到了OFFICE E-MAIL的一次次群发。 如此多姿多采的生活环境,又怎么能还指望,有人会听你说一段,没有死掉一个人的爱情往事,而不打哈欠呢?哪怕那个人是陪着你一起借酒浇愁的莫逆好友。所以中国的收费心理咨询行业的确需要大力发展。 不过,偶尔……当你陪某人借酒浇愁的时候。你还是可能会听到一些,具有足够震撼力的故事。我无法保证这些故事的讲述者搀了多少水分。不过也许就象那部电影里说的 “其实虚伪才是我们真实的那一面。” 所以请不要过分的去追究这些故事的合理性、逻辑性等等……好了,下面我要开始说故事了。 事情已经过去好几年了。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,就象今年夏天一样热。那时候我混迹在一个性质可疑的网络广告公司。终日寻找着那些对网络一窍不通的小企业主,说服他们花钱购买各种匪夷所思的网络推广产品。 那天快下班的时候,我接到我的朋友KEN打来的电话。KEN是我的同学。我想,绝大部分人都有这样的同学。曾经亲密无间,如今一年一见。随着年龄增长,联系从有到无,终于是互不往来了。所以我接到他的电话,觉得很突然。 电话里的KEN,听起来很疲惫。也或许是因为电信线路让我产生的错觉。他约我一起吃饭,而且特别强调必须要找一个能看到金江宾馆的地方。我没有打听为什么,因为我一向不爱打听,除非别人主动告诉我。 而且,那个宾馆离我家非常近,我钱包里,也一共只有170块钱。所以我很坦然。 这个月业绩很差,和上个月一样。恐怕这个传说中出了无数富翁的行业,并不适合我。就象一个网友说的。 “天哪!难道你想一边坚持原则,一边赚大钱么?” 不过,既然我就只有这么点钱,那还有什么事可担心的? 6点钟的时候,我在金江门口见到了KEN。他比以前瘦了点,而我比以前胖了点。所以总体上说,我和他变化不大。我们一边抽烟一边沿着高架下面走。还真的找到了一家隔着马路能看到金江的小饭馆。就是那种挖地三尺,占掉1/2的人行道的小饭馆。 胡扯了一会儿念书时候的往事,喝掉了一瓶啤酒。大概7点钟的时候,KEN看看表,抬头望着马路对面的金江宾馆,喃喃的说:“现在,肯定已经开始了吧……” 我假装没听见,专心致志的吃着花生米。KEN转回头看着我说:“你一定挺奇怪,我为什么一定要挑这么个地方吧。” 我笑笑回答:“是啊,为什么呢?” KEN干了杯子里的酒,说:“今天……现在,有两个我认识的人在那里举行婚礼。” 我点点头,随口哦了一声。心里已经猜到,这肯定是一个“女朋友结婚了,新郎不是我”的老套故事。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去演绎《婚礼的祝福》的。 KEN严肃的看着我问:“恩……我说,你觉得,我是不是个特别傻的人?” 我咽下嘴里的蚝油牛肉,也严肃的看着KAN说:“这得看……怎么说了。我认为几乎所有人,都会在某些时候,某些事情上犯傻。但那说明不了全部问题。” KEN没有回答。我们就这样严肃的互相看了几秒钟。他先笑了起来,于是我也笑了。 我边笑边替KEN倒满酒,然后对他说:“KEN,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。你要是有什么想对我说的,那就说出来吧。” KEN停住笑,点燃了一根烟。他抽了几口,然后对我说:“你……应该还记得我经常在网上打牌吧。” 我点点头,说:“当然,有好几年了吧。现在还经常和那些牌友聚会么?” KEN回答说:“恩,几乎每周都有。” 我没有接腔,等着他说下去。KEN边吸着烟,边继续说:“一年前,我在网上打牌认识个人。他比我大几岁,三十多了。自己开公司的,好象还挺有钱。我们俩……挺投机,又一起参加了几次聚会。一来二去,就熟了。” “一个……富婆,恩?”我夹了一片香菇,插话说。 KEN蔑视的看了我一眼,说:“那是个男的!” 我哦了一声,一边嚼着香菇,一边讪讪的笑了笑。KEN接着说:“我们相处的很好,彼此称兄道弟的。我就叫他啊哥。后来……后来他又把他女人带进了我们的圈子。那女人跟他差不多岁数,是四川人。来上海很久了,跟着他也好几年了。听说,他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,这女人出了不少钱。实际上,他们的公司也是一人一半的。” 我没有打岔,等着KEN继续说。KEN继续说:“慢慢我们三个,就成了好朋友。经常一起出去玩,我叫那个女人啊姐。实际上……啊哥也有其他的女朋友,他从来不瞒我。几乎他每一个女朋友我都见过。不过我看得出来,那些都只是玩玩的。” 我虽然听的索然无味,但还是很专业的摆出认真的姿态,没有东张西望,还不时“恩恩啊啊呵呵后来呢”。 其实后面我大概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,必然是KEN和那位啊姐发生了XXX的事情,但是最终她还是选择了和啊哥结婚,当然就是今天在金江办的这一场。KEN一时有点感慨,于是就找我来喝酒。 还能有什么新鲜的呢?我已经开始构思,等到KEN说的告以段落,我该跟他说什么。那种对错是非之类没味儿的话,我自然是不说的。否则他也不会来找我。作为一个销售从业人员,尽管做的不怎么样,但我还是知道。在这种情况下应该说的话,得要形式大于实际的那种。 我看KEN没有停下的样子,就继续听他说下去。 原来,突然有好一段时间,啊哥他们一对,一直没有出现。其实大家都只是网络上的牌友,有的来,有的走,都很寻常。KEN既然联络不到他们,就以为生意人事忙,也没有在意。 有一天晚上,大概11点多了,KEN正在茶坊和几个牌友聚会。却接到那个啊姐的电话,听说有聚会,就一定要来。她人来了,看起来有些闷闷不乐,只淡淡坐了一会儿,就又走了。KEN见她似有心事,自己也不便询问,就自顾打牌。 到了凌晨1点多,啊姐又有电话过来。说是和朋友在附近一个酒吧,朋友喝醉了,她一个人应付不来,要KEN去帮忙。 碍于情面,KEN就去了。到了地方,却只有她一个人在。KEN也没有多问,点了酒陪她坐着。那啊姐就絮絮叨叨,对KEN说起了她和啊哥的事。原来她一直催啊哥跟她回四川见父母,就好结婚。啊哥总推说生意太忙,走不开。说起生意,也的确事多。一来二去就拖了下来。两个月前,啊姐接到家里电话,说母亲住院。她也顾不得啊哥和上海的生意,就独自回去了。等她料理停当,又回到上海,竟被她发现啊哥和她最好的女朋友发生了关系。 原本那啊哥生意上逢场作戏,她也看得开。只是居然动了她的好友,自然非常震怒。细细查来,那女孩子招架不住,哭着都说了。却是啊哥连哄带骗,半年前就勾上了这女孩。半年来,偷偷摸摸不知道多少次了。那啊姐最是要强,却被自己的男人和好友当木偶蒙骗许久,怎不伤心欲绝。如今真个是借酒浇愁。 KNE听她只说些自家隐私,自己终归一个外人,一时无从劝起,只泛泛说些不着边际的淡话。那啊姐闷坐一会儿,突然将杯中酒一饮而尽,对着KEN幽幽的说:“我一定要报复他!他既然和我的好朋友上床,那我也要找一个他的好朋友……” 听KEN说到这里,我突然没来由的打了一个冷战。动作幅度之大,让KEN说话都停了下来。我一时觉得不好意思,干笑着说:“哦,原来这样,你就答应了。” “当然没有!”KEN立即接口道,“毕竟,我和啊哥是好朋友。怎么可能,她一说就答应了。” 我见KEN说的庄严,心里顿时大为羞愧,一时语塞,只好摸着鼻子不说话。KEN看我无语,就又接着说下去。 当时KEN一口回绝,起身就要走。那啊姐拉他不住,又有了酒,一个踉跄摔在地上,居然大哭起来。KEN见周围许多目光射来,一时尴尬之极。只好又扶她坐下,柔声安慰。那啊姐却只不停哭泣,最后服务生也跑来询问。好歹哄了一会儿,他们就出了店。当晚开了房间,就一起睡了。 说完这一节,KEN停了下来,喝了口酒。我听他这样清爽的讲出来……心中反而糊涂了。正琢磨着“一说就答应”和“她哭过之后就一起开房了”之间究竟有如何道德和情理上的巨大逆转。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,又见KEN正看着我,总不好不表态。于是呲牙裂嘴一笑,说了句:“她……应该挺漂亮的吧。” KEN脸上毫无表情,沉默一会儿,点点头说:“是,是很漂亮。其实,交往的深了,我发现她优点很多。聪明、大方、会替别人着想……” “哦……那你们……就交往下去了?”我皱着眉问。 KEN扬扬眉,又接着说下去。 从那晚,他们俩个就经常幽会。胆子也渐渐大了,有时候只在网络上约好,也不管啊哥在不在家。那啊姐就推说和姐妹有应酬,就来找KEN。啊哥自从被揭了短,总有些心虚。只当她散心,倒也从不多问。两人只顾贪欢,真是好的蜜里调油一样。 只是他们从不谈将来打算。KEN自认一无是处,无非是年轻。那啊姐有貌有钱,更是自己朋友的女人。自己无论如何也承诺不出什么。既然那啊姐也从不说起,做男人的,终归是占了便宜,那就乐得不提。 只是那啊姐对KEN千依百顺,柔情无限。日久生情,KEN终于犯了偷情大忌,竟隐约动起真心来。那啊姐却似不知道,每每KEN有痴情言语,她总是调笑回避。如此一来,KEN更觉自己是无望之爱。愈是常见面,愈感到绝望,却又放不开,竟成了个死局。 两人往来越密,因一向无事,逐渐散漫起来。有一天,终于出了纰漏。
生平不抽烟,不饮酒,不喝咖啡,一杯龙井相伴,笑读五经诸史;
惟愿少鲁莽,少冲动,少说气话,三思后行为戒,淡看百事纷争。

那晚,啊姐到了KEN家。对啊哥只推说去参加同学会。也合该出事,啊哥那天却难得清闲在家,无事可做。他心血来潮翻起了啊姐的电脑。那啊姐的QQ秘码,就是她的生日,并不难猜。这一看聊天记录……自然什么都明白了。 再说KEN和啊姐,正你侬我侬,彼此温存。忽然KEN的手机铃响,拿起来一看,却正是啊哥的号码。两人有心不接,又恐怕对方起疑。面面相觑数秒,KEN终于还是接了起来。 那啊哥只了一句话:“我知道她在你这里,让她现在马上回家。”说完就挂了。真个是快刀热水干手巾,利落之极。 KEN听了这一番话,直吓了个失魂落魄。他原也知道这事早晚,终归要有了局,却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场真相大白。 那啊姐见KEN神色有变,知道出事,连忙询问。等KEN说清楚原委,那啊姐倒不着急了。她披衣坐在床沿,神色泰然,直看着KEN。KEN却只是手足无措,叹息连连,低着头竟不敢同她对视。 那啊姐冷眼看了KEN一会儿,终于开口说:“那,我还是回去好了。”说完,依旧盯着KEN看。 KEN听啊姐这样冷静,一时心乱如麻,竟说不出什么。啊姐见他无语,就立起身,穿好衣服,往门口走去。 KEN觉得似乎应该拉住她,又似乎该开口留她,也或许该跟她一起去。究竟如何,总没个头绪。若说他有多么怕见啊哥,也并不见得。只恐怕自己一时莽撞,反而要坏事。正犹豫,啊姐已经走了。 我见KEN说的兴起,而这个故事里,KEN也的确不是什么光彩的角色。所以就一直没有插话。可他讲到这里,突然停下来,点起一支烟,自顾抽起来。我见他不说话,就随口敷衍:“哦……那你就这么什么也没有做,放她走了。呵呵,不过……也的确做不了什么哎……” KEN深吸了一口烟,缓缓吐出来,说:“很多事情,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。不过当时……我承认我的确表现的不象个男人。就那么……让她自己去面对一切了。” 我看他神情落寞,有心安慰他,又觉得没有什么恰当的话好说。最后也只是干笑几声,喝净了杯子里的啤酒,又倒满。 KEN把香烟掐灭,也喝了口酒,又继续说下去。 那晚KEN整夜的胡思乱想,一会儿觉得自己这样退缩,肯定会被啊姐看不起。就该追过去,把一切说清楚,哪怕死也死在一起。一会儿又想起啊哥对自己不错,结果却睡了他的女人,心中羞愧。一会儿又担心那两人会不会闹出大事来,恐怕自己逃不了干系。一会儿又觉得啊姐竟会这样沉着,或许还是她自己来处理更妥当,只是自己再这里坐等,实在心焦。真好象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直在屋里团团转。 好容易熬到天明,KEN忧心冲冲,想打个电话探听,却又实在害怕真的出事。想着不如等啊姐联络他,可心里又怎么能放得下。一个白天恍恍惚惚过去,到了夜里,什么消息也没有。KEN终于按耐不住,拨了啊姐的手机。 那手机通了,却马上被按掉。连打几次,都是如此。KEN见她不接,更是疑心,连着打起来,那啊姐却关机。 这一下可真把KEN吓坏了,他心中各种希奇古怪的念头都冒了出来,心里无比烦躁。觉得必须做点什么,又根本不知道从何做起。一晚只不停的拨着那个关机的号码,仿佛这样,也好过干等。几次想打到啊姐家里,终于是不敢。 如此又是一天,第三天晚上,啊姐却主动打到KEN的手机。KEN就仿佛捞到救命稻草一样,一接通就连忙问:“你怎么关机了?怎么样?怎么样了?他怎么说?” 啊姐却是语气冷冷的,说:“我和他下个月结婚。你以后,不要再和我联系了。我们的事,就当没有发生过吧。” KEN听了这话,大吃一惊。正要问个究竟,啊姐又说:“KEN,这件事,我想,也谈不到谁对谁错。有时候,我看你对我好,也害怕自己动了真情。我担心你年纪小,或许会不顾一切。而我,也有些内疚。可那天晚上,你就那么站着,就让我一个女人去独自面对……也许你做的对……可我真的很失望。今天,你接到我的电话,又只是问‘他怎么说’,你就不关心我怎么样了么?” 这一番话,真句句是诛心之语,KEN大感委屈,想要辩白,却一时情急,支吾的说不清楚。那啊姐又说:“好了,我想,这是我们最后一个电话了。你不要再打了,我关机了。”就挂断了。 KEN只听那头忙音嘟嘟,一时楞住,心里百感交集。又恨自己窝囊,又怨啊姐绝情。想要把心一横,立刻过去说个清楚。又觉得实在是马后炮,更显得愚蠢。这几天也确实累了,抽了几支烟,竟然睡着了。 我听KEN的事讲到这里,心想恐怕是结束了。便准备长长叹一口气,说些“人生就是一些经历”之类的话来表现一下感慨。但是,他只略略停顿一下,竟又讲了下去。 KEN一夜睡的深沉,一觉醒来,便都想好了。 他本不是个懦弱无能的男人,只是一时乱了阵脚。如今定下心来,立时有了打算。他整顿一番,就拨了啊哥的电话。心中盘算的是,这样的事情,既然做了,那就担当下来。哪怕是被被骂被打,也好过躲躲藏藏的没骨气样。何况一切都有缘起,没来由背个好色奸夫的角色,怎能不爽快的说清楚。 他心里有底,思路便开了。脑子里先想下了无数说词法,抱定决心,无论如何要和啊哥见一面。 电话拨通,响了几声,终于接了。没想到啊哥却情绪平和的很,也并没有多说什么,听KEN要见他,居然是一口答应。约了下午的时间,就在他们以前常聚的一个茶坊。 KEN见啊哥答应的痛快,倒也是没有想到。心里有疑惑,但既然自己决心已定,断没有临阵脱逃一说。终于,两人见了面。 我对KEN的故事,原本只是泛泛的听着。说卑鄙些,无非有点猎奇、八卦。但没想到居然有这样一出戏剧性的见面,竟听的有些入神。KEN见我专著,就又接着说。 KEN和啊哥,两个原是好朋友的男人,遇到了这样的尴尬事,无论多么奔放洒脱,这样的聚会,也一定是尴尬的。闷坐一会儿,还是KEN开口说起了事情原委。 他原本就已经想好怎么说,所以叙述起来不温不火,既没有说是非,也不推卸责任。只是把啊姐告诉他的那些事情,他就谈了出来,他和啊姐的事情,他也讲的诚实。不过动真情不动真情这一节,总归还是略略带过,并没多说。 啊哥一直不说话,只是坐着听,不住的抽烟。听KEN把话说完,烟缸里已堆满了烟蒂。 KEN这一场风流官司,原就有无数苦闷,如今也总算说了个干净。一时讲完,他见啊哥面无表情,一言不发。倒也有些出乎意料。他有些讪讪,还是忍不住,要问。还没开口,啊哥却把服务生唤过来,换了烟缸。 服务生一走,啊哥又点了一支烟,吸了几口,这才开口说: “KEN,我们认识也有1年多。嘿嘿,你也算我这几年里,最知心的朋友。你不要说话,你说的够多了,听我说。KEN,这差不多1年,我们三天两头就要见个面。出去有节目,我也从来没有忘记你。我的确,有过那么几个女人。可哪一个没带你见过,哪一个瞒过你?你啊姐说我搞了她的朋友……那这个和我好了半年的女人,你见过么?是不是我带给你看过的哪一个?就算没见过,你问过她是谁么?是不是你听我提起过的哪一个?我那么多女朋友都告诉你了,你不会以为,我就惟独瞒了这一个吧?” KEN听了这些话,顿时如五雷轰顶,人傻在那里,说不出话来。 那啊哥又继续说:“哦,看来你没有问过。也没有见过。好,就算有这么个人吧。你仔细想想,就这半年多,我是不是有一个交往那么长的女人?如果有,凭我们的交情,你会不会一点不知道?再说,我这样的人……我不知道你怎么看我,可我不是那种急色鬼,也不傻。会去动我老婆的好朋友?我和她终究要结婚的,你也跟我一起出去玩过,我是那种没分寸的人么?” KEN听到这里,已经是完全乱了方寸,只喃喃说:“她……这,不会的,她……又有什么道理编谎话骗我……我,这……她是你的女人,她这样说……我自然,我自然……” 啊哥见他语无伦次,就说:“你自然就相信了。KEN,我们俩这样的交情……她一说,你就全信了?你一点也不想想,我平时怎么做人的,我会不会做那样的事?KEN,换了别人,我倒要疑心你在编故事推卸责任。不过我信得过你,不是那样的人。可你怎么就信不过我呢?” KEN此刻已经被啊哥说的瞠目结舌,只呆呆坐在那里。啊哥见他这个样子,摇摇头,便叫买单要走。KEN顿时急了,忙问:“那你这样……还要跟她结婚?” 啊哥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点了点头。KEN禁不住问:“为什么?因为公司生意?还是……等等,可是,她……我不知道。你……可是,她不会的,没理由骗我啊。如果你说的是真的……可是,你怎么能……怎么能还会和她结婚,为什么?” 啊哥看了看KEN,叹了口气说:“因为我爱她。” 从茶坊出来,KEN整个人就好象丢了魂一样,回到家里。左思右想,无论如何想不通。他仿佛被一团迷雾包裹着,却始终冲突不出去。闷闷抽了几支烟,终于又拨了啊姐的电话。 啊姐的电话始终没有人接。KEN急噪不堪,便打电话给几个和啊姐认识的朋友。问来问去,居然给他知道啊姐正在某朋友家里。KEN想也不想,就电话打到那朋友家,指名要啊姐接电话。 啊姐听说是KEN,原不肯接,后来或许因为在场人多,怕大家疑惑,还是听了。KEN在电话里几乎是歇斯底里了,一定和啊姐见一面。啊姐依旧冷冷,似乎不愿意搭理他。于是KEN就告诉她已经和啊哥见过了,她若不肯见他,他就要马上过来。 啊姐听KEN这样说,似乎有点吃惊,沉默片刻,答应晚上见面。 KEN挂了电话,见外面天光还亮,坐在屋子里,真个感觉度日如年。总算挨到晚上,他早早等在了约好的地方。可约好的时间过了1个小时,啊姐只是不来。电话自然依然是关机,KEN正在心乱欲狂,忽听身后有人唤他。 那施施然走来,正是啊姐,她站在那里,气定神闲,脸上似笑非笑,看着一脸气急败坏的KEN,悠悠说:“不好意思,堵车,迟到了。”
生平不抽烟,不饮酒,不喝咖啡,一杯龙井相伴,笑读五经诸史;
惟愿少鲁莽,少冲动,少说气话,三思后行为戒,淡看百事纷争。

TOP

KEN见到啊姐亭亭玉立站在那边,一时千言万语堵在胸口,竟是痴痴说不出话来。啊姐也不理会他发愣,扬手拦了一辆出租,招呼KEN坐了上去。 KEN虽上了车,却不知道她要到哪里去,还没来得及问,啊姐已经报了地址。却是她那晚喝醉了,叫KEN去陪的那个酒吧。见KEN脸色有些狐疑,她微微一笑说:“有始有终么。” 到了地方,居然还是坐在老位子。KEN点了啤酒,啊姐却是叫了果汁。一会儿饮料上来,啊姐一脸淡漠,对KEN说:“你约我来,我也来了,有话,就说吧。” KEN见她这样镇静,觉得自己被这女人玩弄感情,一时愤恨,故意慢慢的说:“我和啊哥见过了,我把实话都告诉他了。他,也都对我说了。” 啊姐听他这样说,哦了一声,举杯抿了一口。看了一会儿KEN,也慢慢说:“你对他怎么说?他对你又怎么说?” KEN见她到如今还是这样散漫,怒火中烧,便把和啊哥的谈话,激昂诉说了一遍。中间自然又夹杂了“我真傻”,“想不到你居然……”,“你这样做到底为什么?”之类自哀自怨和厉声质问。他说的激动,竟是滔滔不绝,一口气讲完,拿起面前的酒杯,一饮而尽。酒水淋漓,都滴在衣服上。 啊姐一直看着他说,有时冷笑一两声,到后来,竟只是直直望着KEN。到KEN说完,见他喝酒狼狈,就从包里拿纸巾抵过去。KEN也不接,只神情痛苦的问:“你告诉我!你是不是在耍我?为什么要耍我?“ 啊姐把纸巾扔在桌上,深吸一口气,缓缓开口说:“KEN……你或许觉得我是个随便的女人……但是我告诉你,我还没有无聊到要找男人睡觉来消遣!” KEN见她居然先发起火来,也接不上话。只听啊姐又说:“你把我当作什么?我一个女人,把身体给你了。你倒说我耍你了?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?哼……KEN,我当初居然还想过和你在一起……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样一个人。你懦弱没担当,我只当你年轻……何况现实残酷,我比你更清楚,所以我愿意自己去承担。可没想到你今天反过来说我的不是!我问你,我怎么耍你了?我利用你做什么了?我没想到……你会这样作践我们的感情……哼,我没有把你当婊子,你自己把自己当婊子!” KEN被啊姐一番话说的懵懂了,他自己回忆,啊姐过去那些好处,似乎并不象耍他的样子。可又想起啊哥那些话,顿时糊涂了,结结巴巴的说:“但是……但是你说啊哥和那个女人,我和啊哥那么好……要是真有那么个人,半年时间……我一点也不知道。你……你难道不是骗人的?” 啊姐气极反笑,摇着头对KEN说:“呵呵,是啊,你们兄弟如手足,亲密无间,他说什么,都是真的。我说什么都是骗人。好啊,我跟他相处8年,也算患难夫妻,他都瞒住了我,你以为,他对你就会真心一片了?呵呵,真是好兄弟,他也对我说,你什么事情他都知道,最了解你不过。那你和我的事,那些日子里,你也对他说?你还不是一样瞒他!KEN……我真是……没想到你这么幼稚!” 这一番话下来,KEN真是瘫在了椅子上,整个人仿佛被抽空了一样,脑子里一片混乱。 啊姐见他这副样子,只是冷笑,又对他说:“KEN,真奇怪我当初会那么看中你……当然,他生意场上那么多年,口才好,手段高。可你不相信我,难道自己的感觉,自己的心也不相信?如果说,我们那些……那些都可以是假装的,那究竟谁在骗人!可笑,不过也好,我对你,今天起是一点点愧疚也没有了。” KEN这时候只听的迷迷糊糊,哪里还有什么话好回答。那啊姐见他不说话,口气反倒恢复了温柔,客客气气的说:“你呢,要是真要见见那个女孩,我也可以介绍给你……不过,你啊哥必然又有一段理由来告诉你,呵呵。好了好了,你就当我是个坏女人,也就算了。”说完,立起身来。 KEN见她要走,一把拉住,喃喃的说:“你……我……可是,你既然说的他是那么样的人……你还是要和他结婚。那天晚上你走了,还是……终归……你本来就不可能选择我。” 啊姐被他拉着,也不看他,目光落在远方。回答说:“我现在真庆幸……那天我……幸好没有感情用事!”话语里,竟哽咽起来,眼里隐隐有了泪光。KEN浑身一抖,放开了手。 KEN的故事讲到这里,他长叹一声,低头不语。我已经是听的惊心动魄,居然也忘了安慰他,“后来呢”三个字,差一点脱口而出。冷场了一会,KEN又点起一支烟,眼看着窗外的金江宾馆,幽幽的说:“原本早就定好我说伴郎……嘿嘿,听说现在的伴郎还是临时叫的。熟悉的牌友今天都在那里了,我想打牌,也凑不齐一桌……等明天,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解释我没去。” 我喝了一口酒,皱着眉问:“哪……后来你在也没跟他们联系?也没再和啊哥问问清楚?” KEN苦笑了一声,看着我说:“问什么?我睡了他的老婆,他没对我怎么样,我还要去兴师问罪么?” 我听他这样说,干笑了几声,忍不住又问:“那……那个啊姐……” KEN吐着烟,摇头说:“我真是不想再问什么,再去搞清楚什么了……他们俩究竟谁在说谎,为什么要说谎……我究竟……究竟算是经历了一场什么样的感情……也许还是不要搞清楚的好。我今天让你陪我喝酒,跟你说这些话,只是因为今天我如果一个人呆着,实在受不了。这些事,我说给你听了,就好过的多。这些事情,也不是随便找个人可以说的。毕竟……我们这么多年朋友。你不会象那些人似的,只是想猎奇,想听八卦。我们终究是知心朋友,是吧?” 我忙不迭的点头,给自己倒满了酒灌在嘴里,只觉得好苦。 KEN抬手看看表,又望着窗外说:“10点半了,他们该散了……”我只嘿嘿傻笑几声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KEN摇摇桌上的烟盒,已经空了。我也摇了摇自己的,也空了。KEN冲我笑笑,说:“谢谢你陪我,真的,谢谢你。你先回去吧,我再坐一会儿,一个人坐一会儿。” 我心里莫明的感到有点愧疚,可又见KEN神态如常,只好说:“那……我说你没事吧?” KEN笑着冲我点点头,说:“没事……我真的没事,好多了。我也想开了,能怎么样呢?你快回去吧,不早了。呵呵,难得请你喝酒,还要你听我唠叨。下次找个好地方,我再约你。” 我嘿嘿笑着,对KEN说些“自己兄弟”之类的话。终于干了杯子里的酒,站起身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向外走。只走了了几步,又回过身来,想对KEN说什么,但看他转动着酒杯的样子,终于还是没有过去。 我拐过墙角,路过吧台,忽然下定决心,掏出钱包对老板说:“哎,我那桌,就是靠窗第二桌的,多少钱?” 老板拿单子算了,告诉我120。我摸出钱,想了想又问有没有烟。老板告诉我红双喜10块一包。我叫他送一包去给KEN,钱一起算了。 走出门外,没有了空调顿时觉得夏夜的热浪扑面而来。抬头看,倒是天清月朗的好天气。上海的夜晚,还是很热闹,一街的灯火辉煌,红男绿女。马路对面,一对年纪小小的情侣,相拥而行。两人不时对望一眼,满是幸福的表情。 KEN说的对,这世上,总有一些真相,我们永远也没法知道……更无力承受。但我还是坚信,这世上,毕竟还是真的有许多,简单又美好爱情。 夜色,温柔。
生平不抽烟,不饮酒,不喝咖啡,一杯龙井相伴,笑读五经诸史;
惟愿少鲁莽,少冲动,少说气话,三思后行为戒,淡看百事纷争。

TOP

顶一个吧

既然看了,顶一个吧,好帖子 --------------- WOrld of warcraft Power Leveling,cheap wow power leveling at the wow power leveling web !wow power leveling
交流中成长!

TOP